当前位置: 中国教育 >

澪珂教育颜芳:升学规划从“一个点”走向“一条线”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时间: 2021-09-15 | 责编: 罗天林

2014年,新高考改革最先在浙江、上海拉开序幕。颜芳的儿子,也是首批新高考中的一员,带着指导儿子的想法,她从企业生涯规划领域试水高中生涯规划。

时间转眼到了2017年,新高考改革的第一届考生走上考场。高考解放了学生,志愿填报却愁坏了家长,新高考下,八十个志愿应该怎么填?颜芳本着十余年企业生涯规划的经验,对政策和数据展开了系统研究。就这样,身处浙江,自己的孩子是新高考的第一届考生,职场生涯规划积累的对各行各业的理论认知,使得颜芳踏入高中升学规划行业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作为第一批亲身经历新高考改革的从业者,中国网教育升学规划论坛副理事长、澪珂教育创始人颜芳不断强调:在新高考下,高考志愿填报不应该单独存在,而是作为整个生涯规划的一部分,从“一个点”走向“一条线”;未来的升学规划不能只着眼志愿填报这个“动作”,而要介入到整个高中的过程规划。

行业之变——高考志愿填报只是生涯规划的一部分

新高考改革主要涉及课程改革、综合素质评价改革和考试制度改革三方面。作为新高考改革的第一批试验田,浙江已经迎来新高考改革的第八个年头,而今年也是颜芳从事高中生涯规划行业的第八年。谈及这些年行业的变化,颜芳指出,在课改、评改、考改的综合推动下,学生的选择权得到了很大满足,“怎么选”的难题也随之暴露出来,这一切让生涯规划变得非常迫切。随着新高考改革不断深入,相比聚焦于一个时点的高考志愿填报,学校、学生、家长乃至社会机构,各方的高中生涯规划意识都有了显著的提高。

据悉,浙江省在新高考推行伊始,各高中做了很多工作:配备生涯规划中心、建设专业的师资队伍、组织越来越多的生涯规划体验、每周安排生涯规划课程等。颜芳观察到,生涯规划实施较得好的学校,学生的综合素质及学科能力方面,都有明显的提升。

同时,杭州澪珂教育作为校外的社会企业也在不断助推生涯规划的普及。颜芳能明显感知到客户认知上的变化:“2017届考生的很多家长都是高三才来找我们,然后感慨如果高一就介入规划该多好,这些理念渐渐传导给了高一的家长。到目前为止,很多家长在学生中考结束就找到我们,杭州澪珂教育很大一部分学生是从高一开始做三年的高中规划。”

新高考改革让大家更注重过程规划,即扩展到高中三年的学业规划,而不是只盯着最后的高考志愿填报。如果把整个高中三年作为完整的规划来讲,高考志愿填报已经是最后一个环节,这个环节固然非常重要,可学生考什么样的分数已经成为一件确切的事,能上什么样的大学也基本是可以预期的事情,对于考生个体而言并没有太多可“改造”的空间。而如果考生从高一就开始做三年的生涯规划,那么接下来的三年过程中,就可以沿着一条清晰的脉络去努力,志愿填报时的数据则只是一种检验或者对目标的修正。

颜芳认为,对于整个升学规划行业来讲,应该从单一的高考志愿填报向前后延伸,编制成一个完整的生涯规划链条。在高中三年阶段,很多点都需要生涯规划:新高一时,如何应对初高中衔接来管理学习时间,制定学习计划;在高一下学期,如何合理选科;高二上学期,学生选科后进入新班级,如何适应新的人际关系......整个过程中有任何突发问题都要随时把控和调整。除此之外,还要兼顾多元升学路径的规划,比如参加综合评价升学方式,就需要提前为学生打基础、做积累。参加一些比赛,针对学业水平考试成绩进行学情分析和指点,在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维度如何打磨,乃至最后的报名等等。所以,整个高中三年的规划是缺一不可、环环相扣的。

应对之措——心理学技能、学业规划、学科分析三位一体

“颜老师,我想回炉重造。”一位曾经听过颜芳课程并在行业内摸索过两三年的从业者找到她。从志愿填报到生涯规划,服务时间线拉长,对规划师的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以前大家觉得把志愿填报做完就行了,现在规划线一拉长,更多的问题开始涌现,这些问题没法只靠学业规划来解决,还涉及学生心理和学科成绩的问题。为此颜芳认为新高考规划需要咨询师具备心理咨询技能、学业规划知识和学科分析方法三方面能力。而心理学专业出身的颜芳对心理咨询技能在高中生涯规划过程中的优势有更直接的体会,并认为随着规划服务线不断拉长,这个优势会显现得越来越明显。

在这之前,升学规划都集中在最后的志愿填报上,很少开展三年的完整规划。在志愿填报阶段,虽然也有一些亲子冲突、认知偏差等影响志愿填报结果的问题,但因志愿填报时限要求,短时间内必须有所结论,部分矛盾也就暂时隐藏或互相妥协;而一旦服务拉长到三年,过程中学生心理问题出现的概率更高,面临的矛盾也无法逃避。诸如厌学情绪、考试焦虑、人际关系、亲子矛盾产生的对抗性行为,都会影响到学业,也会影响到学业规划的推进和落地,这时便需要发挥专业心理学技能。

据颜芳介绍,在整个规划流程中,心理学技能可以应用在心理测评、心理咨询、学业规划咨询过程等方面。运用专业的心理测评工具对学生进行测评和初步了解;在心理咨询当中,采用倾听、共情、澄清等技能,来表达对学生的关注、支持和接纳;在学业规划咨询中,针对性迁移咨询技术,比如将焦点的刻度化提问技术运用到学生专业梳理中,让学生自己对不同专业进行打分,从而挖掘学生对不同专业在态度上的细微差别。颜芳认为,心理学方法浩瀚无边,咨询流派众多,如何针对性提取对于规划咨询有用的部分,这个是很重要的。咨询师精力有限,很难完整学习心理学课程,颜芳用多年的实战经验,总结了很多能迁移到规划咨询中的技术,使其应用起来简单有效。

“说对了,你就能从孩子的眼睛里看到小星星。”颜芳常常和咨询师们强调这句话。大众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心理常识,以至于不太注重专业心理技能的提升,是否拥有心理学专业技能或许只改变了一些细节,但往往就是这些细节影响了整个规划的效果或效率。

颜芳举了个例子:“有个学生说,‘我的成绩越来越差,整天昏昏沉沉,什么都一团糟’,这个时候你怎么回答?有些咨询师可能会说,‘这很平常,因为很多学生都会有你这个感受’,这样的回复会让学生感到冷漠。但如果换一种说法:‘嗯,听起来你现在的情绪很低落,好像这个世界都是灰色的’,这时学生会觉得自己的感受得到了认同和回应。”表面上是事,其实是情绪和需要,对生命和生活中各种情境、脉络的深度接纳与理解,保持很好的共情感,才能跟孩子及其背后的家庭建立工作同盟。

梵高有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但是路过的人只看到烟。做咨询师更要借以自省,要做“看到孩子心里那团火”的人,就需要读懂孩子一些话背后真实的含义。有20年心理学背景的颜芳很自然地凝聚了一群同样有心理咨询和生涯规划经验的同仁。另外,澪珂教育也整合了一些学科老师,在学科学情方面形成标准化分析流程,帮助咨询师发现学生在学科方面存在的问题。“心理学的咨询技术、学业规划知识和学科分析方法都是规划师缺一不可的能力。这是我的一种期待,也应该是我们行业内很多人的共识。”颜芳表示。

清晰定位——生涯规划最终要回归校内主阵地

目前新高考改革已在14个省份落地,生涯规划的理念和体系在高中学校及学生家长当中逐渐扎根。高考政策是指挥棒,高考结果就是试金石。颜芳根据观察指出,新高考下是否有效开展生涯规划教学,其最后呈现的教学质量是明显不同的,甚至能一定程度上决定学校综合水平的高低。部分还在犹豫、依然陷在老高考模式的学校教学效果平平,这种结果导向,唤醒了越来越多的学校和家庭开始注重生涯规划。

随着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开设生涯规划课程,班主任逐渐承担志愿填报指导的角色,作为社会企业机构的负责人,颜芳并没有为此表示过多焦虑:“我们中国讲究‘和’、‘融’二字,我觉得彼此之间不是对立的。坦白讲,行业机构本身也服务不了那么多学生,可现实是所有的学生都需要生涯规划指导。因此生涯规划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校内这个主阵地。学校覆盖的学生群体更广,政策解读、师资培训、技术研发、课程建设、课题研究,这些都是学校更有优势去完成的部分。”

而作为社会机构,基于过往多年志愿填报和生涯规划的经验,则注重更深入、更细化地研究,且能直接给到非常切实有形的方案。因此,学校负责“广”,校外机构专注“深”,为学校做一个很好的补充,甚至可以帮助学校老师在这方面进行提升,最终校内校外实现良性联动。“其实在浙江已经联动地非常好,比如在一些具体的数据整理和分析上,学校老师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校外机构则可以帮助其分担这部分的工作。”颜芳介绍。

不过颜芳也坦言,整个生涯规划行业运行到现在,难免还面临一些问题。在学校层面,生涯规划完整的生态环境还没有完全建立,一些开展较迟的省份还在观望。学校要更好地承担生涯规划主阵地这一重要角色,还需要继续克服师资力量、课程建设、课题研究资金、社会资源对接等难题,在对学生的认知、对专业的认知,职业体验,数据利用等方面需要进一步改进。“如果学校能够克服这些制约因素,并整合社会众多资源的话,我觉得生涯规划行业会更上一个台阶。”颜芳为此表示期待。

另外,个人学业规划能力也需要进一步提升,这里面包括校内老师、社会机构规划师,甚至还包括学生自身规划能力的提升。“我更期待孩子能够自己锻炼规划能力,引导他在高中之后的每一个阶段都能提早进行规划,此后的大学、保研、考研、留学,仍都需要有提前规划的意识和过程。”颜芳表示。

未来展望——专业化、多元化、流程化、社会化四大标准

国外的生涯规划发展已经较为成熟,荷兰的规划从小学就开始,美国高中几乎都有生涯规划指导老师。借鉴国外这么多年发展经历,生涯规划无疑是未来学生整个学业规划当中非常重要的环节。

而在国内,随着生涯规划理念被越来越广泛地认同,颜芳认为生涯规划行业需要在几方面有所发展。

一是专业化。包括高中校内生涯规划的课程和指导老师要更专业,社会企业的咨询师的水平要更精进。

二是多元化。以学校主阵地的生涯规划为中心,学校老师为主导,结合社会服务机构,形成“家-校”、“校-校”、“学校-社会”三个方面的联合推进,帮助学生更好了解职业趋势和发展。在小学阶段甚至更早建立萌“涯”教育,尽早探索孩子的兴趣;初中阶段可以进行一些生涯教育的体验,而在高中阶段更是有很多抓手可以把生涯规划实现起来;最后是大学乃至职场,整个生涯规划进行完整串联,孩子一生的发展才会是有序的。

三是流程化。进行生涯规划时应明确“要做什么,怎么做,什么时候做什么”,形成完整的流程化指导,生涯规划不是散的而应该成为一门体系化的学科。

最后是社会化。生涯规划和专业、职业有密切联系。颜芳认为可以建立生涯规划体验基地,还可以建立有关行业的数据库,这就需要更多的社会机构参与进来,一起打造更加完善的生涯规划生态。

杭州澪珂教育至今仍保持着高中学业规划和企业EAP服务双发展线。基于对职业生涯多年的了解,颜芳见证了太多捧着“铁饭碗”却严重职业倦怠的案例,故而十分推崇“以终为始”的规划理念。学业规划是整个职业规划的基础,即使是进行高中的学业规划,也要以未来的职业目标为导向。因此,杭州澪珂教育有意联合过往合作的众多企业资源,为学生开拓了解行业、探索职业、体验岗位的机会,甚至会将服务继续延伸到大学乃至就业,也为企业后续选择人才提早做了储备。

“生涯规划能给学生指引,让其自我认识,自我成长,自我选择,自我发展,探索规划自我生涯之路。择我所爱,爱我所择,一生成长。这是我们做生涯规划人所追求的,也是单独的高考志愿填报所不能达到的。升学规划从‘一个点 ’走向‘一条线 ’,是我们升学规划行业未来的‘星辰大海 ’。”颜芳表示。